• 設為首頁
首頁涉僑法規

溫州陳氏家族:愛國濟世之風一脈相承

2019年12月23日 11:18   來源:中國僑網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中國僑網12月23日電 日前,《溫州人》刊登文章,記載了來福門陳氏家族幾代人的故事。

  文章摘編如下:

  信河街飛鵬巷98號是馬孟容、馬公愚藝術館,但是你可能不了解這曾經是溫州辛亥革命元老陳守庸的故居。98號是一座巴洛克風格的建筑,青筒瓦、四坡頂、清水磚墻,建筑分門臺、主樓、花園、附樓等部分。所有的窗戶都分三層:內為玻璃窗,中為紗窗,外為百葉木窗。庭院中有仙桃形、八邊形的花壇,花園里種著雪松、芭蕉、蠟梅等植物。據說,洋樓所有建材都是陳守庸親自選擇好,從上海運過來。

  陳氏的家世,要從其先祖、平陽金鄉衛的守臣陳忠公說起。

  一

  金鄉第四巷陳氏始遷祖為陳忠,原名“九六公”,江蘇丹徒人,原本為業儒,一生飽讀詩書。因遭遇世變,投筆從戎。《陳氏宗譜》記載,陳忠忠誠勇猛,屢建戰功,被封為襄陽伯,世代襲蔭。后因生性耿直忤帝,被謫職到金山衛,任指揮使。建文元年(1399)燕王朱棣起兵,破南京。惠帝死,燕王即位,史稱明成祖。因陳忠不愿墮節,再被貶謫為金鄉衛總旗,卜居于金鄉城之南。

  陳忠入金鄉后單傳一子,名覺真。覺真生至剛,至剛生軒,祖孫三代都是貢生,陳氏宗譜中稱其為“歲進士”。到了第四世軒公,生四子:涌、洪、潮、濟,陳氏不再單傳,于是分成三房(長子涌早亡)。自此,金鄉第四巷陳氏繁衍生息,子孫日眾。其子孫在科場得名的喜訊頻頻臨門,在金鄉各大衛族中,金鄉第四巷陳氏脫穎而出。

  據《陳氏宗譜》記載,單從五世分三房開始到十一世,其間入黌宮者有48人,舉廉者3人,入貢選者18人,入仕為縣令者1人,為儒學教育訓導官者3人,授武職官的武德將軍、懷遠將軍者2人。

  宗譜的名人傳中,留有多位讓宗親引以為傲的人物事跡。

  陳寅(?—1621),字賓暢,其祖父任金鄉衛中所百戶,入衛籍。明萬歷年初,襲百戶職,任金磐把總。因抗倭有功,晉升為督標左營游擊將軍,后任貴州總兵。

  在金鄉吳衙街創辦“同春醬園”的陳陶庵(1892—1941)、陳榮斌(1891—1966)、陳榮經(1884—1947),是上世紀聞名江南的企業家。同春醬園生產的“甘露醬油”,在1938年參加巴拿馬國際博覽會獲金獎。

  還有“取古時特效良方,精制丸散,以助施治。遇貧匱無力者,則舍助藥品,不取值焉,故尤為鄉人信奉”的名醫仲賢公。

  仲賢公的兒子陳翔華是我國著名文史學家,擔任中國公共圖書館古籍文獻編輯出版委員會常務副主任委員、中國古典小說名著研究所學術委員會研究員。陳教授傾力研究三國,單是有關三國的研究論文就達150多篇,是我國《三國演義》研究領域的權威人物。

  陳氏第四巷第十五世“啟”字輩的耀卿公,名崇鼎,是七個兄弟中最小,在溫州小高橋開米行,字號為“陳七房”。耀卿公的故居在落霞鎮塔下六號,即今天的溫州市區松臺山八角井至來福門一塊,這座三退大宅緊貼紅極百年的曾宅花園,原是曾家為出嫁女兒所蓋。

  二

  耀卿公有五子一女。五個兒子的譜名依次為:亦謨(勵任)、亦鸞(云舟)、亦燃(禹門)、亦常(守庸)、亦侯(承遵)。辛亥革命時期,在溫州史冊上留名的陳守庸、陳云舟、陳禹門,還有故宮博物院的金編鐘的保護者陳亦侯,都是金鄉第四巷陳氏第十六世“翼”字輩孫。

  陳守庸(1882—1966)在陳家兄弟中排行老四。他是上海圣約翰大學的高材生,一畢業就被溫中校長劉紹寬先生以每月一百二十銀圓的高薪聘請到溫州中學任英文主任教員。

  然而在《溫中百年》的“溫中百年史事紀要”中還有一條:宣統三年(1911)11月5日,校長劉紹寬、黃式蘇和教師劉項宣、陳守庸等12人秘密開會,響應辛亥革命,研究光復溫州的籌備工作。

  辛亥革命爆發,陳守庸與其哥哥陳禹門及當時的革命志士黃頌英(留學日本,曾在寧波任浙江陸軍第八十三標排長兼全標體操總教習)、姚養吾(曾任兩廣軍火制造局代辦)等人率先在溫州怡園(曾宅花園)成立光復會義勇軍(民團),響應溫州的光復革命。義勇軍通過交涉,向警署借來槍支,分班上街巡邏,為穩定當時溫州局勢而作努力。陳守庸還與義勇軍隊員一起,前往道署,將全部銀庫封存,又借大哥陳勵任之力向錢莊借款,墊付本城光復活動的經費。

  中華民國成立,陳守庸曾任溫州鹽務稽核所收稅官,后調任四川五通橋鹽務分所經理。因為陳守庸忠于職守,清廉執政,才能出眾,不久調升到北京鹽務總局任秘書長,后又調任東三省鹽務總監。1928年北伐成功,張學良仍雄踞關外,曾截留了應上邀的八百萬銀圓的鹽稅款,北京鹽務總署無可奈何,特派陳守庸前往交涉,經陳的一番努力,終將全部稅款追回。陳守庸的才能更受各方贊賞。

  上世紀三十年代,陳守庸的圣約翰大學同窗劉鴻生(時任上海招商局總經理)特聘陳守庸到漢口招商分局(屬二等局)任經理,月薪有七八百銀圓,但陳守庸卻選擇回家鄉,任溫州招商分局(屬三等局)任經理,月薪只三百銀圓。陳守庸到任后,溫州殷商豪紳紛紛推薦親友前來要求陳守庸提攜,都被他一一婉拒。他認為辦公人員要“精簡”,以免多耗公費。

  陳守庸精通英文,曾支持幫助溫州著名民族企業家吳百亨打贏了與英國“英瑞公司”“商標之爭”的國際官司,為振興溫州地方民族企業立下汗馬功勞。

  抗戰期間,陳守庸的溫中學生梅思平在南京的汪偽政府任職,他多次致電陳守庸,請他出山,并許以高官厚祿,都被陳守庸斷然拒絕。后梅思平又千方百計邀請陳守庸才能出眾的兒子陳俊良去南京偽政府任職,同樣被陳守庸嚴辭回駁。

  陳守庸晚年閑居在溫州和上海之間,但對地方公益事業仍保持一份熱心,與眾鄉賢傾力共襄事成。如1947年溫州普華電燈公司設備需更新,陳守庸特從上海美國救濟總署為普華公司購到1700匹馬力的發電機。因為資金短缺,昂貴的運費無力支付,陳守庸又出面四處奔走,說服在滬的溫州同鄉贊助,終于解決困難,讓先進設備在溫州順利安裝,使萬家燈火的局面得以恢復。

  晚年,陳守庸居家撰寫諸多珍貴的溫州文史資料。如《我所認識的孫詒讓先生》、《辛亥革命四十周年回憶錄》等。1961年浙江省舉行辛亥革命五十周年紀念大會,陳守庸作為還健在的辛亥革命元老,受邀赴杭州參加盛會。

  陳亦侯(1886—1970)是陳家兄弟中老五,故人們稱其“陳五爺”。是京師大學堂譯學館最早期的一批學習外交的學生,畢業后在湖南師范學堂任教英文。1912年入上海浙江興業銀行,1927年應鹽業銀行總經理吳鼎昌邀請,在鹽業銀行北京分行任襄理,1929年調任鹽業銀行天津分行,后任分行經理、天津銀行同業會會長,兼開灤礦務局董事和恒源紗廠董事。

  陳亦侯人生最出彩的是他冒死保護金編鐘的故事。

  1922年,溥儀娶婉容,婚禮排場大,卻沒有錢,皇帝將清宮珍藏的貢品金編鐘一套十六件和一些珍藏作抵押,向北京鹽業銀行借款四十萬。到期后,溥儀無力償還,這些文物就留在了銀行。因為時局動蕩,1932年,金編鐘被運送到英租界的天津鹽業分行銀庫內。總經理吳鼎昌將國寶的保護工作交給了他信任的陳亦侯。

  抗戰爆發,天津將淪陷,陳亦侯曾經請示吳鼎昌:國寶萬一無法保住,怎么處理。吳鼎昌回電是一個“毀”字。陳亦侯深知金編鐘的價值,他下決心要奮力保護國寶。他與當時任天津四行儲蓄會總經理的好友胡仲文商量后,秘密將金編鐘轉移到天津四行儲蓄會的地下室,并且機智地在地下庫門口堆上好幾噸煤炭,將門封死。金編鐘轉移后第三天,日本人派20多名軍警沖入銀行搜查,還把陳亦侯請到憲兵隊,軟禁起來,以死威脅他。陳亦侯一口咬定金編鐘早已銷毀,讓蓄謀已久的特務無計可施。日本兵走了,國民黨的接收大員,還有軍統頭子戴笠又到天津追查金編鐘,還暗下密殺令。陳亦侯臨危不懼,機智應付,冒著生命危險保護祖先留下來的文物。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陳亦侯與其好友胡仲文將他們冒死保護了二十多年的國寶清單一一整理出來,交給故宮博物院。直到1981年峨眉電影制片廠將陳亦侯與胡仲文歷經劫難,保護金編鐘的故事拍成電影,他們的護寶事跡才被世人盛。

  著名書法家、陳亦侯的兒子陳驤龍回憶:父親常對我們說,我是老爺,你們可不是少爺,你們以后如果在外面碰得頭破血流,回到家里的時候可以有一口飯吃,但是家里的東西我自有安排,與你們半點關系也沒有;父親一生酷愛收藏,惜寶如命,然而卻在天津藝術博物館成立時,他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多件善品、孤品無償地捐獻出來,有的還上交給故宮,在他看來這是他的這些寶貝最好的去處。

  陳禹門是陳家兄弟中老三,在黃頌英的回憶錄中有這么一段話:回溫后,即和溫州士紳姚澤夫(姚養吾)、胡方堯、王超凡、陳禹門等計劃,組織響應武昌起義,由我召集從前學武的一班同學和綠營中的一班青年共100人成立義勇軍……。

  陳禹們的子孫中名人輩出,中國美術界著名油畫家陳天龍是他的小兒子。他的外孫鄭大迪是發明了幾十項重要的專利,他的“水力浮動式轉矩平衡重升船機專利技術”經多個單位的共同努力,成功地讓大型升船機直接與下游入水對接并安全運行成為現實,為國家創造了巨大的經濟財富,還讓我國在這方面的技術領先世界。

  陳勵任是耀卿公的長子。耀卿公早逝,長子如父,陳勵任成為大家庭的支撐者。陳氏的家業由他經營,后來陳勵任入股經營錢莊,在錢莊中負責借貸的調度工作。他為人忠厚、方圓,熱心公益,樂善好施,肩負培植弟弟們的重任。云舟、禹門、守庸、亦侯都大學畢業,是大哥傾其力培植他們。在采訪陳勵任孫女、現居住在錦江家園的陳黛娜時,她告知:陳家是個大家庭,五個兄弟都沒有分家,大家居住在一起,和睦相處,由我祖父陳勵任當家,家庭內務是我祖母項品蓮負責。陳勵任去世之后,負擔這個龐大家族的責任就由陳守庸和陳亦侯繼續下去了。那時家里有長工、短工;有保姆、丫環一大群。爺爺們要求家人把他們當自己的親人看待,不準歧視他們。我記得,陳家有個長工住在三牌坊,解放后,他的下代還與我們來來往往,我們像親戚一樣互相牽掛著。

  陳勵任有六子二女,老大元龍也畢業于上海圣約翰大學,其照片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都一直掛在學校的榮譽學生廳里。元龍與同他的叔父們一起投身辛亥革命,不幸在乘江夏號輪船從溫州去上海的途中,輪船在黃埔江口遭遇海難而身亡;老二成龍因病早夭,其他是:夔龍、振龍、瑞龍、圣龍;兩個女兒:芝英、素菁。

  三

  陳氏第十七世“高”字輩的后人中名人多多。

  陳夔龍(1911—1991)是陳勵任三子,叔父們和大哥投身辛亥革命的熱情,影響了少年夔龍,五叔陳亦侯把他帶在身邊,培植他讀完上海大夏大學后,不久后又送去東京明治大學攻讀金融專業。抗戰爆發,他回到溫州,參加戰時青年服務團。因為性格剛直,一身正氣,而且危險的事、困難的事搶著領先,在戰青團被推為干事,成為該組織核心機構成員,負責社會募捐工作。他與妻子吳瓊華兩人帶頭募捐,省吃儉用,吳瓊華甚至將自己結婚時豐厚的嫁妝全都捐獻出來支持抗戰,讓市民很感動。許多熱心市民將金手鐲、金戒指、金條都捐獻出來。這些捐款作為抗戰經費,有力支援了前線。

  溫州淪陷時,因為陳夔龍留學日本,精通日語,又會英語,一個漢奸帶著日本軍官到陳家,請陳夔龍到偽政府做“中日親善”方面的工作,陳夔龍事先得到消息,出逃隱藏。后來不管日方怎么威脅,他寧死不屈,堅決拒絕。他的這段經歷讓當時的親朋好友既擔憂又敬佩。后來,陳夔龍在溫州聯中(現為溫州二中)教書,1957年被錯劃為右派而下放到溫州近郊農村,1991年去世。

  陳夔龍妻子吳瓊華,原名吳晚香,是民國時聞名溫州的“十二金釵”之一。吳瓊華出生在溫州倉橋街,父親開“溫州第一齋”紙店。因為年幼失母,外婆對她特別憐愛,將吳瓊華帶在身邊撫養。吳瓊華表姐徐寶珠是詞學家王季思元配夫人,少年時,吳瓊華就跟在表姐夫王季思身邊學古典詩詞,其“晚香”的學名,也是王季思先生給取的。

  吳瓊華與陳夔龍的聯姻,是當時讓人們稱羨的“神仙眷侶”。結婚以后,吳瓊華與丈夫一起投入如火如荼的抗日救亡運動。新中國成立,吳瓊華被政府安排到五馬小學附屬幼兒園(即后來的溫州四幼)第三部擔任園主任,成為溫州四幼創辦人之一。在幼兒園工作,多才多藝的吳瓊華自篇教材,寫出一首首通俗又接地氣的溫州方言兒歌,讓孩子們接受鄉土民俗教育。

  后來,吳瓊華到工廠工作。在溫州針織廠,吳瓊華仍然是工友心目中的文化人。她是廠里廣播室播音員,還經常寫文章表彰廠里的好人好事。其女兒陳黛娜說:在父親落難時,母親一人承擔起撫養我們11個子女的重任,她總是樂觀地對待生活,留給我們子女永遠是光明的一面。晚年,吳瓊華仍然筆耕不輟,作詩詞寫文章,在報刊上發表回憶文章,她的人生美麗而有詩意。她的子女現在還保存著母親于1986年被當選為溫州市第六屆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的紅色證書以及許多的熱愛祖國、熱愛生活的詩詞作品。

  陳振龍(1913—1993)是勵任公的四兒子,筆名沉雷。在長輩們嚴謹行事,愛國濟世好風氣的影響下,陳振龍小時就好學善思,上進心強。甌海公學畢業后,1930年進中華藝術大學求學,后又轉上海美術專科學校讀書,承蒙美術大師劉海粟教澤,立志以美術為終身事業。求學時期,就經常在上海、溫州報刊雜志上發表畫作。他還利用假期、課余時間進上海世界魔術學院學習,拜魔術大師吳思琪為師,勤奮的陳振龍美術魔術兼修。

  1933年,與美專同學谷義聯合,在溫州辦畫展,展覽分西畫、漫畫、圖案畫三部分,他的漫畫因為貼近生活,栩栩如生,深受觀眾稱贊。學業完成后,陳振龍回到溫州,在溫州中學擔任美術教員。課堂上,陳振龍用一支粉筆,教學生畫漫畫,讓學生耳目一新,這是在溫州的中學開設漫畫課的首例。后來陳振龍到福州師范學校任教。

  八年抗戰,陳振龍始終堅守文化陣地,以畫筆為武器,宣傳抗日救國,喚起民眾的斗志。如1937年與畫家張明曹等為永嘉抗敵后援會主辦《抗敵漫畫》的旬刊;1938年參與創辦“救亡畫會”;每月為戰青團舉辦的抗戰宣傳演出負責舞臺美工布置和演員化妝;與戰青團劇組一起下鄉宣傳抗日,還到江西北部的抗敵前線慰問演出。1940年,與同鄉的抗日志士成立“畫陣社”,創辦《畫陣》月刊等等。

  溫州第一次淪陷時,陳振龍在《抗敵漫畫》月刊連續發表漫畫《上大人》,這套漫畫內容生動,通俗平實,問世以后,社會反響強烈。

  作為美術教育工作者,陳振龍桃李滿天下:有上世紀八十年代,溫州市展覽館館長鄭士仰、在荷蘭華僑中有一定名望的美工師楊長榮、中國杰出的溫籍畫家孟慶江等。

  陳氏家族素有接受新思想,新技術的傳統。早在1938年,我國歷史上第一次派團參加巴拿馬國際博覽會獲得金獎的“甘露醬油”就來自當年聞名江南的陳氏家族企業“同春醬園”。而從陳氏17代的高字輩起,家族里開始涌現出眾多有杰出貢獻的科學家,在首批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不長的名單中,僅僅是陳勵任一房的兒孫中就占去了四名,陳勵任的小兒子陳圣龍就是其中的一名。

  陳圣龍,我國著名的食品發酵專家,今年91歲。在他就讀上海華東化工學院之前他就已經是溫州釀造界有成就的專家。從上海華東化工學院畢業之后,他要求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區去,而離開溫暖舒適的江南去了當時最窮困的地區貴州省在貴州扎根,為了他所獻身的事業,他和他的一家人吃夠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苦,做出了極大的奉獻和犧牲。

  作為我國第一代食品發酵方面的科學家和省輕工業研究所的所長、作為貴州省食品學會的負責人之一和釀造技術專家,陳圣龍用了他畢生的精力致力于研究釀造技術的革新和發展,他發表的多項有關釀造技術的學術論文為我國釀造工業的改革提供了重要依據,多項科技研究成果獲取了國家科技成就獎。他以他的微生物理論為基礎,通過抑制無用微生物寄生而達到最大限度利用糧食的Q303根酶技術,讓我國整個釀酒行業的釀酒效率普遍提升了百分之十左右,每年為國家節省數億斤糧食。為了表彰他的成就,國務院將他列入第一批享受特殊津貼的專家的名單。

  和他的父輩們一樣,陳圣龍踏踏實實,淡泊名利。他說,自己作為一名技術人員,所做的都是自己應該做的事。

  現居溫州的著名油畫家陳天龍在七個兄弟中排行最小。

  1960年,陳天龍畢業于浙江美術學院油畫系,后在羅馬尼亞博巴研究生班深造,并留校執教。后來他回到故鄉溫州,開始他“寂寞的繪畫”人生。

  陳天龍是新中國第一代油畫家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也是中國當代最具特點的意象油畫藝術家之一。他致力于推動溫州美術事業發展,不僅培養了大批年輕的優秀藝術家和藝術工作者,更是創作了大量的藝術作品,形成了獨特的藝術風格。其油畫作品被國內外多家美術館、博物館以及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和藝術機構收藏。

  2017年12月14日,陳天龍美術館簽約儀式在溫州肯恩大學舉行。陳天龍捐贈油畫和國畫作品各50幅左右以及素描、速寫和其他繪畫類作品;還有先生藝術生涯中的文獻資料和相關出版物給美術館。

  據悉,肯恩大學陳天龍美術館定位為一個兼具規范性、專業性、穩定性、功能與設備設施齊全的美術館,為陳天龍先生的美術作品提供專業的收藏和展示空間,開展系統性的學術研究和活動,策劃和舉辦國內外優質的藝術展覽。同時,通過陳天龍先生在美術界的影響力,利用美術館資源實現教育推廣、對外交流和服務等功能,積極推動社會美育,帶動溫州地區的美術事業發展。

  四

  陳勵任的兩個女兒芝英、素菁都嫁給名門大戶。大女兒芝英嫁到溫州蟬街名門后裔徐碧暉,“碧暉”的名字來自宋高宗留在溫州江心嶼的一塊碑刻“清暉碧光”,(其中后面“碧光”二字失落)徐碧輝畢業于中國公學大學,博學多才,精通英、德、日等多種語言,家族的人凡遇到有關知識方面的問題總是問他。夫婦所育的六男一女幾乎全都投身科技事業,在他逝世的追悼會上,女兒徐曼麗在悼詞上說,“父親最大的成就是為國家培育了四個教授……”然而當他在世時并沒有想到,日后他的三兒徐嘉煒、女婿陳廷國、四兒徐小荷與他的小舅子陳圣龍一起被列為首批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

  徐嘉煒是國際著名的構造地質學家,在國際上,徐嘉煒被譽為“郯廬斷裂之父”。

  二女兒素菁嫁給南京富商的兒子王香圃。因為當時素菁在上海讀書,住在兆豐別墅陳守庸家,認識了王香圃。王香圃畢業于中央警官學校,當年兩千名入考學生中他奪冠,得第一名。后來考入上海東吳大學法律系攻讀研究生。

  王香圃、陳素菁育有兩子:王紹基、王紹礎。

  王紹基是西班牙3E國際集團總裁、西中經濟技術合作促進會執行主席和全球海外華文媒體協會名譽主席,還是第十屆全國政協海外特邀列席代表。

  在王紹基看來,是外叔公陳亦侯當年的那幾句話“我是老爺,而你們可不是少爺”,和“錢只是辦事的工具,留不住,不久就會無影無蹤,而事卻可以銘刻在歷史上,造福子孫后代。”這背后所包含世代相傳的家風,才讓陳氏家族幾百年來長盛不衰。

  出國之前他一直從事音樂工作,1985年他為了音樂出國,卻不想國外嚴峻的環境迫使他不得不加入經商的行列。1987年,王紹基創建了西班牙第一個華商經貿企業,后來又包攬了1992年的巴塞羅那奧運會的頭上宣傳品的全球專銷權。

  作為一位以天下之任為己任的有擔當的企業家。2018年,在海內外溫州人企業家對話會上,王紹基呼吁:溫州企業家們從“賺錢,賺錢,再賺錢”的無休止旋渦中擺脫出來,把目標轉移到集中力量辦大事方面去,轉移到推動繪制讓溫州超越自己的藍圖上去。

  王紹基這樣說了,更是這樣做了。

  1994年,他把歐洲當時最先進的氣體焊割技術引到溫州,被納入國家星火計劃;

  2002年,西班牙發生了舉世震驚的威望號漏油事件,他牽線協調將中國的先進技術引去西班牙,使西班牙政府原來的十億美元的清油預算,一下子降低到了八千萬,得到了時任國王和首相的書面感謝,而他自己卻沒有賺到一分錢;

  上世紀九十年代,他創辦了《歐華報》和全球第一個由海外華人控股的西班牙語報紙《東方周刊》;

  2004年他為中國華能與西班牙電力集團負責協調,完成了中國在聯合國首批九十二個中的十八個,總額為36.6億元的CDM二氧化碳減排交易項目;

  2012年,他在中西兩國國家領導人的見證下簽署了使用中國技術,在西班牙投資2.4億歐元的海港垃圾發電項目;

  2018年秋,他帶領歐洲新型海水淡化技術團隊從西班牙來到溫州演示、考察、洽談。

  在王紹基面對媒體的時候,他感慨:“我沒有百億資產,但是我比許多擁有百億資產的人更加幸福!每一次在歐華聯會上響起會歌的時候我幸福,因為我是這首會歌的詞曲作者,而且歌曲被我國華僑博物館收藏;每當我在超市看到農副產品的標簽上寫著某農業合作社的時候我幸福,因為我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民專業合作社法》立法的提案人;每次我路過看到風力發電機葉槳轉動的時候我幸福,因為我曾為中國引進第一臺西班牙的風力發電設備一路護航;坐在高鐵上的時候我幸福,因為這里有一大塊安全管理技術是基于我當年協調引進的西班牙技術。”

  在中國的許多大城市里都有陳氏這個龐大家族后人的身影,他們大多在科技界和文化界,命運把他們播灑到了四面八方,但是他們無論身居何處卻都始終保持著與家鄉的聯絡,他們的子孫后代都始終自豪地認定:我是溫州人!(施菲菲)

【責任編輯:史詞】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涉僑法規頻道精選: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

Copyright©2003-2020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11选5限号是不是快出了 澳洲幸运10赛车群 母乳飞散 泷川花音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 贵州11选5 全民麻将苹果版下载 股票融资平台ˉ杨方配资 双色球开奖结果3d 财云配资 正宗陕西麻将下载 排球比分视频 山东的十一选五图 中国竞彩足球即时赔率 佐藤江梨花步兵番号 十一运夺金 nba直播灰熊vs热火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