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首頁中華文化

落地生根 嶺南文化在毛里求斯展現魅力

2020年01月08日 09:55   來源:南方日報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路易港跑馬場旁,毛里求斯南順會館靜靜佇立,面朝遠方的海岸。會館內的關帝廟外墻貼著鮮紅紙條,上面寫有不同的人名和“100”“200”“500”“4500”的捐款數字,還有“燒豬一只”的字樣。

  “每年農歷六月廿四是關帝誕,大家都會來到會館的關帝廟聚會。”正如南海鄉親陸笑閑所說,關帝誕這樣在南海常見的民俗傳統,在毛里求斯的南順華僑華人們依然傳承著。

  關帝廟昭示著華僑華人與嶺南文化之間的聯系。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李安山指出,毛里求斯通常為華人登陸非洲的第一站。因此,這里也成了嶺南文化乃至中華文化登陸非洲的首站。在遙遠的非洲,早期的華僑華人以家鄉廟宇為模板建起了漂泊異鄉的“身份坐標”與“精神殿堂”。歷經百載滄桑后,1988年海外首個中國文化交流中心在毛里求斯成立。

  從原鄉到他鄉,從民間交流到官方合作,嶺南文化的種子在經歷跨越萬里的旅程后,在非洲大地上落地生根,展現了無比的生命力。

  重要的“他者” 在傳統文化里找到身份依歸

  “我帶你們去關帝廟看看吧!”2019年11月底,南方日報“尋訪全球南海會館”調研組抵達毛里求斯首都路易港,首站拜訪南順世襲大廈。在結束大廈的采訪后,南順會館會長霍裕壯驅車帶領調研組前往南順會館的舊址——路易港跑馬場旁的關帝廟。

  白色的清真寺,彩色的印度教寺廟,還有大紅色的關帝廟……一路驅車,這些不同宗教的廟宇,錯落有致地分布在路易港的大街小巷,給這座城市增添了多彩的魅力。而車上,正在播放香港歌手汪明荃的歌曲《勇敢的中國人》:“做個勇敢中國人,熱血喚醒中國魂,我萬眾一心,哪懼怕艱辛,沖開黑暗……”

  事實上,車窗外的清真寺、印度教寺廟以及關帝廟等廟宇,正清晰地反映出毛里求斯族群多元、文化多樣的國家生態。而在當地的多元環境中,聽中國歌、拜關帝廟、舞嶺南獅等文化習慣,都有著獨特的意義。

  相關統計顯示,如今毛里求斯約有3萬華人,約占毛里求斯總人口的3%。雖然華裔在毛里求斯國民構成中占比不大,但嶺南文化乃至中華文化卻在很多地方留下了鮮明印記,彰顯出蓬勃的文化影響力。

  在毛里求斯國際機場,有著中文標識,出入口處還有佛山產品的廣告;在路易港的唐人街,南順世襲大廈成為當地的地標性建筑,周邊有著許多華人開的商店,可以買到各類中國商品;在中餐館里,可以品嘗到正宗的湘菜、川菜、粵菜,菜單上還有中文介紹;在華人開的武館中,各種膚色的人群一起切磋和交流。

  同樣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有毛里求斯政府對華人的重視,對中國文化采取鼓勵發展的政策。毛里求斯已成為唯一將春節列為法定節日的非洲國家。“包括春節在內,每年毛里求斯會舉辦許多與中國文化有關的活動,我們都會去參加,中國人真的很團結,非常注重傳統文化教育。”毛里求斯教育部高等教育科學技術司助理司長比默克夫人說。

  華人會館、關帝廟以及唐人街這些符號,都反映毛里求斯島華人在文化上的影響力。“在毛里求斯,說起廣東人,人們就會豎起大拇指。”中國駐毛里求斯大使夫人、參贊王菊說,對于很多毛里求斯人來說,廣東人豪氣,但做生意卻有人情味。

  這種文化影響力源自百年的辛苦耕耘。當19世紀時的毛里求斯島僑領陸才新倡建海唇關帝廟時,南順、客家、福建三個族群的華人紛紛響應。后來,三個族群又建立了關帝廟輪值制,各自組成值理會負責一年廟宇的管理。“時至今日,即便福建人只剩下20多人,輪值制仍然繼續著。”海唇關帝廟的廟祝陳念爐說。

  而在南順人內部,依托南順會館的傳統節慶活動依然搞得有聲有色。每年的關帝誕和天后誕,所有南順人會來到舊南順會館的關帝廟和天后廟一起聚餐。“廚師在大廚房里炒菜,會館里一口氣擺了十來二十桌,大家熱熱鬧鬧一起吃飯。”在毛里求斯島出生、祖籍南莊上淇村的陸笑閑說,除了兩個誕會外,春節、元宵、端午、中秋等中國傳統節日,大家還是按著傳統習俗過。

  公平而團結,堅守與傳承,讓華人得以在異國他鄉生存、繁衍,生生不息。經歷百年的辛苦耕耘,海唇關帝廟依然香火旺盛。“每年大年初一,毛里求斯島華人都聚集在關帝廟內進行拜祭。”陳念爐說,當日甚至會有毛國的文化部長、路易港市長和中國駐毛大使等要員前來慶賀。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教授蔡志祥在研究中曾指出,海外華人重視中國傳統節日,是希望通過這些節日和儀式,讓自己在異國成為一個重要的“他者”,重要的少數群體。

  從這個意義上,不論是毛里求斯華人的春節、馬達加斯加華人的春秋二祭,還是非洲大陸各地華僑華人保留的中國生活方式與中華傳統,均是在塑造一種關于“中華”的身份認同,以傳統文化為滋養,找到在異國他鄉的生存之道。

  價值的認同 南海功夫帶來了中國式生活哲學

  在尊重族群文化多樣性的毛里求斯,華僑華人及那股“少數而頑強”的中國文化影響力,如今已然超越族群界限,由華人圈內部向更寬廣的層次傳播了。

  路易港的普濟寺旁,有一排華人社區,其中一棟樓的黃花開得正艷,小花從二樓天臺傾瀉而下,茂盛得如同瀑布。從花影中,傳來了飽含深情的歌聲:“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有我可愛的故鄉……”

  仔細一看,唱歌的人并不是華人,而是一名黑皮膚的當地人。他用地道的普通話告訴調研組,他的名字叫做周潤發。

  周潤發介紹,他從小就在這個社區里長大,對中國文化十分喜愛。除了《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他還會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上海灘》等膾炙人口的歌曲,還在中國文化中心舉辦的華語演唱比賽上拿過獎。興之所至,周潤發又繼續開唱:“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

  除了一副好歌喉,周潤發還有一副好身手,他師從南海功夫教頭梁東升,學習詠春已有多年。

  1984年,梁東升作為南海唯一一名功夫師傅出訪毛里求斯,受到當地人的熱烈歡迎。近36年過去,他的徒弟已經遍布這個非洲島國。

  在毛里求斯路易港的唐人街上,一棟名叫Jade House的小樓擠在兩座高樓之間,如果不仰頭張望,很容易錯過那塊印有“詠春武館”四個字的招牌。每天晚上,在Jade House頂層的天臺上,都會有一群人身穿黑色練功服在比劃招式。

  調研組探訪這一詠春會館的當晚,這些“黑衣人”正在兩兩作對,雙手像是黏在對方手上,來回揮擺。他們訓練的,是詠春拳的經典招式——黐手,而梁東升正在一旁悉心指導。

  在徒弟們看來,師傅梁東升所教授的,不僅僅是南海功夫,更是一套中國式的生活方式,其中所蘊含的價值觀,令他們非常認同。

  “學習功夫之后,自己的心態更平和了。”當地土生土長的華人溫更新,跟隨梁東升習武已經有11年。他說自己從前脾氣暴躁,與人一言不合就會上前爭執甚至動手,習武之后卻變得心平氣和、溫文爾雅。他認為,這是中國武術讓自己的人生觀發生了重大改變,“學習功夫是為了不用打架,不打才是高級的境界。”溫更新說。

  穿黑衣的習武者正在天臺上練功,而在天臺旁的大廳里,毛里求斯人Joya正帶著她10歲的女兒Anya坐在沙發上靜靜地注視著窗外,她的另一個女兒——16歲的Ria正在與大家練拳。

  Joya多年前畢業于美國斯坦福大學,曾先后在美國和加拿大工作過,如今返回家鄉毛里求斯定居。她非常認同中國文化的理念,5年前便送兩個女兒學習詠春拳。“除了強身健體,學詠春還能提升她們的自律性。”Joya說。

  交往的通道 嶺南文化紐帶跨越萬里

  調研組在毛里求斯采訪期間,恰逢中華文化大樂園毛里求斯營舉行閉營儀式。活動中,中國文化變得活靈活現:星海音樂學院附屬中等音樂學校副校長張帆的葫蘆絲演奏、原汁原味的粵劇戲曲……中國風在會場內飄蕩。會場后面,當地青少年的書畫作品被陳列起來,梅蘭竹菊、威武門神頗有神采。

  “毛里求斯有許多華僑華人來自廣東,所以這次夏令營我們帶來了許多廣東元素。”中華文化大樂園毛里求斯營代表團團長、廣東省僑辦外聯處副處長侯瑜說,這些文化活動正加深華裔新生代對祖籍國的了解,引導他們主動成為中華文化的傳承者和中毛友好交往的使者。

  “沒想到中國的文化如此博大精深。”19歲的毛里求斯少女Catrina參加了夏令營,學習了中國舞蹈。在她印象中,來自廣東南海的僑胞們都說一口流利的粵語,讓她感到新鮮又好奇。“中國是一個開放、包容的國家,希望將來有機會能去中國發展。”

  中國文化大樂園在毛里求斯熱鬧辦起,再次將中毛之間那條跨越印度洋的文化空間通道展現。從早期的民間傳承,到如今的民間與官方交融,這條文化紐帶正遞進演變著。

  在通道的彼端,百多年前,登陸非洲的南順人依靠對家鄉傳統在異域的操演,維系著一道歷史與文化的記憶。從興建南順會館,到舉辦關帝誕、天后誕等節慶儀式,南順先僑的文化自覺,讓嶺南文化早于百年前便扎根毛里求斯島。

  民間交流暢旺,官方相互交往也日漸增多。

  “1984年,我受南海政府的委派來到毛里求斯做交流,成為來非洲的第一個南海武術師傅。”憑借著習武所積攢下來的精湛醫術,梁東升治好了前總統卡薩姆·烏蒂姆的腳疾,被后者贊譽有加。

  落地生根后,梁東升開設了詠春拳館和醫館,慢慢變成了毛里求斯人心目中的“Sifu”(即粵語“師傅”發音)。“我最開始是中國大使館委派過來的,但我始終覺得自己肩膀上有一種責任,就是要隨時隨地為中國文化作出貢獻。”

  就在梁東升抵達毛里求斯4年后,中國文化中心也在這里落成,這是中國第一個海外文化交流中心,具有重要的示范意義。成立多年,中心發揮國情宣介、文化交流、思想對話、教學培訓、信息服務五大功能,使之成為了解中國文化的窗口,連接民心的紐帶。

  民間與官方的交融,讓這條文化通道顯得更生機勃勃。一方面,成為民間教練的梁東升依舊在開班授徒,南順會館關帝誕、天后誕等傳統節慶依然舉辦。另一方面,透過中國文化中心,普通話漢語教學、中國各地藝術團體交流、文藝晚會、藝術展覽等活動不斷在當地舉辦。

  百年歲月之后,當初南順人帶到他鄉的嶺南文化依然傳承著。在中非合作交流日益增進的當下,中國文化亦通過這條文化通道抵達遠方,與在當地早已生根的嶺南文化合璧,譜寫出新的故事。

  -現場

  百年關帝廟來了一群年輕人

  傍晚時分,路易港海唇關帝廟內的寧靜突然被打破,一陣鑼鼓聲從園子一角的涼亭傳來。循著鑼鼓聲看去,竟是幾個十來歲的少年。未幾,一金一白兩頭南獅在關帝廟門前亮相。隨著點點鼓聲,獅子時而昂揚時而低首,時而一躍而起抬起前爪,看其步法與架勢便知平時訓練有素。

  另一邊廂,在“關帝廟”牌匾下,十幾名膚色各異的姑娘,在悠揚的音樂中轉動彩色紙傘,翩翩起舞。

  廟前醒獅,在南海是每逢傳統節慶的例牌活動。不過,這一場景卻像穿越時空在萬里以外的非洲島國毛里求斯出現。這讓人倍感親切的一幕,其實源于百多年前華僑先民播下的種子。

  史料記載,1842年,在福建籍僑領陸才新倡議下,移居毛里求斯的閩、粵及客籍華僑集資在路易港海唇街興建這座關帝廟。而在關帝廟出現前,這塊土地就已經是華人登陸毛里求斯的第一站,他們在這里搭起棚屋,度過了登陸的最初歲月。關帝廟內地板上一個黑色方塊,就是當年華人取水的井口。廟宇建成后,人們特意標記此處,以作紀念。

  177年過去了,當年廟宇門前能看到的開闊海面,如今被一家工廠擋住。二樓的關公像,卻仿佛依舊在凝視前方,尋找海的蹤跡。百年以來,這里香火不斷,毛里求斯華人把這里視為精神殿堂,也是一個歷久彌新的公共空間。

  說其歷久彌新,是因為中國傳統文化在延續著。來自故土的醒獅技藝,被一名南海人帶到了關帝廟:詠春師傅梁東升于1984年參加中國文化交流團到毛里求斯交流,最終留在當地傳授詠春、醒獅與中醫,被當地人尊稱“Sifu”。

  如今,海唇關帝廟成為了毛里求斯島華人醒獅練舞的地方。每周三和周六下午6時到8時,年輕人便聚集在關帝廟前訓練,這一習慣已經持續了20多年。

  關帝廟前的這群少年是Thierry Chueng的學生。他現年38歲,祖籍廣東梅縣,12歲起就拜師梁東升,學習舞龍舞獅。“自己雖然不會說中文,但熱愛中國文化。”Thierry說。

  “我爸爸是中國人,我剛出生不久就被爸爸帶回國。”少年Terence說,自己來到關帝廟學舞獅已經有5年時間,他認為學習舞獅的目的是為了保留這些中國文化。

  從師傅梁東升到徒弟Thierry,再到現在的一群徒孫們,薪火相傳的百年關帝廟,正在見證一段中華文化在異國他鄉的師承關系。

  這樣一群在廟里舞獅、跳中國舞的年輕人,有著不同的膚色,講的是英語、法語和當地土話克里奧語,不太會說漢語,卻不妨礙他們愛上中華文化,操演著嶺南民俗,讓古老的關帝廟洋溢著青春氣息。

  為什么關帝廟前的文化傳承如此有活力?從少女Irene的回答中或許能找到啟示:“我們華人在毛里求斯島不是多數族群,所以我覺得華人更要去學習、傳承中國文化,我學中國舞就是方式之一。”

  -特寫

  南海功夫教頭在非洲:

  一說起“Sifu”,就知道是梁東升

  唐人街Jade House 5樓的天臺上,前一刻鐘,詠春教頭梁東升還是頭頂墨鏡身著休閑裝,待學員們集結在一起時,他已換成一身太極圖案的練功服,抄起兩支雙截棍,蓄勢待發。

  學員們自覺讓出天臺中央位置,音樂響起,梁東升馬上揮舞起雙截棍。鐵棍如靈蛇纏繞軀干,卻從不“咬”到本人,其速度之快讓人目不暇接。

  梁東升是非洲第一位南海功夫師傅。在非洲的近36年間,他一直作為“傳道者”將詠春拳、醒獅和中醫傳遞到非洲各國,至今已是“桃李滿非洲”。

  如今,在當地,人人看到梁東升都會尊稱一聲“Sifu”。

  南海師傅的“寶芝林遺風”

  中華武術各個流派都講究師承,詠春也不例外。成長在老佛山鎮一帶的梁東升,他的師承就是當地有名的“彭南詠春”。在未出國之前,梁東升是一名學校老師,不僅在學校教授功夫,還常在南海大瀝、獅山教拳。

  1984年,梁東升受南海縣政府委派隨中國駐毛里求斯大使館的文化交流團來到毛里求斯,成為來到非洲第一個南海功夫師傅。

  一開始,這本來是一趟短期的文化交流之旅,但一個偶然的機會改變了梁東升人生的軌跡。“由于我也懂得中醫針灸,治好了時任總統的腳疾,被他極力挽留,我就留下來了。”

  自此,梁東升從最開始的中國文化交流中心特邀教練,變成了民間的中國功夫教頭,開啟了在非洲的詠春之路。三十多年間,他足跡遍布毛里求斯、馬達加斯加、南非等非洲國家。“現在我手下有1000多名弟子了。”梁東升說,這些弟子膚色各異,語言也不同,但都在將詠春傳播到世界各地。

  而毛里求斯自然是他的大本營。在路易港,他創辦了自己的詠春拳館,建立了毛里求斯龍獅聯合會,全島有8支龍獅隊伍均出自梁東升之手。他還開設了中醫館,以針灸等中醫技藝懸壺濟世。

  就像一代宗師黃飛鴻以“寶劍出鞘,芝草成林”為宗旨創辦了寶芝林藥店,在萬里之外的異國他鄉,梁東升的故事頗有寶芝林遺風的意味。漸漸地,人們稱呼梁東升從一開始的梁教練、梁師傅,到后來為方便發音變成“Sifu”,這也成了梁東升的英文名和對他的尊稱。

  每一聲“Sifu”背后都是責任

  如今,年過六旬的梁東升已把拳館交給徒弟們打理了,自己日常則多在醫館里活動,平時經常有弟子登門拜訪,利用醫館內的木人樁與梁東升交流切磋。

  “我從前學過空手道,但后來發現中國功夫更‘柔’,也更喜歡中國的文化。”毛里求斯徒弟Patrick跟隨梁東升學詠春拳已經20年了。他說法語,梁說漢語,兩人雖語言不通,卻絲毫不妨礙彼此的授受:“師傅教一招,自己就學一招。”談到這位中國師傅的風骨,Patrick張開雙手,笑著說:“He is a little man but very big。”個子雖小,形象卻偉岸。這一評價對于多年來在非洲傳授詠春的梁東升來說,可謂十分貼切了。

  他就像是中非文化交往的一個先行者和拓荒者,在非洲土地上辛勤耕耘。“我來毛里求斯島的時候,中毛兩國還未建交。國人也對毛里求斯不了解,我甚至被問‘毛里求斯有可口可樂嗎?’”梁東升切身體會到兩國交流的從無到有,從少到頻,“現在中國元素在毛里求斯島有很大的體現,國人也正在改變對毛里求斯、對非洲的看法。”

  30多年過去了,官方的使命雖早已完結,但梁東升仍時時刻刻感到使命在身。“我始終覺得自己肩膀上有一種責任,就是要弘揚武術文化,隨時隨地為中國文化作出貢獻。”

  撰文:盧浩能 羅瓊 田人心 統籌:葉能軍 趙進 策劃:何又華 林煥輝

【責任編輯:王嘉怡】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

Copyright©2003-2020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11选5限号是不是快出了 柚木提娜东京热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号 快播哪里有日本av 快乐赛车计划规律 西宁按摩会所一百多能做什么 边锋陕西麻将下载安装 红牛策略配资 最美的十大av女优排名 篮球比分直播7m简体 sm捆绑 牛彩网3d图谜 规则南昌麻将 东京热影院吉吉影音 浙江十一选五 日本AV奶水喷出在线观看 澳洲幸运5群